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雨的博客

拨断琴弦歌未完,暗香浮动夜已阑,寒雨乍来心意冷.残灯独照影孤单,

 
 
 

日志

 
 
关于我

在这里写下冰雨生活的点点滴滴,写下对生活的领悟,写下每日的喜乐哀愁.写下对灵魂的触动.写下对朋友的感念.写下对生命,对人生的感悟.写下工作的劳累与艰辛.如果你愿意与冰雨探讨这些,你可以加入评论。让我与你一同感受快乐,分担烦恼

 
 

冰雨原创:回忆是必然的 感激是永远的 (三十五)  

2009-02-17 18:07:53|  分类: 冰雨原创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逢大小节日将涛还是会给紫烟打电话,电话里说的彼此都不开心。

  他还是对她说:“紫烟我爱你,我想你。。。。。。”

  紫烟对他说:“你放过我吧!为什么在我决定放弃你永远忘记你的时候,你还要告诉我你爱我。为什么?为什么在我为你流血流泪的时候你没有感动过."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你也是想我的,只是你不愿意承认。干吗把自己扮演成无情的女人?”

 她恼怒的回答:“我本有情,那年,情也给了你; 我本有家,家也因为你毁了。我真不敢想数年之后你再一次地出现在我的生活当中,更想不到你不惜一切代价把我变为你的情人,以这样一种伤害他人也伤害自己的人生态度来让我难受,让我一次又一次地提笔为你写下伤感的文字.如今,无爱、无情、无家的我你还要怎么伤害才满意、才肯收手?难道真要等到我连灵魂、生命都给了你,你才善罢甘休让我在地下安安静静活着?"  

 每次挂掉电话,紫烟心里有股苦苦的滋味。虚伪与悲伤加眼泪,悄悄滴落在自己的脸颊。然后滚落在嘴里,细细品来真无法说清楚是什么滋味。无论是什么滋味最后还是咽在了肚里。

 06年6月下旬,紫烟意外地发现身体不适,当医生告诉她,情况不容乐观有可能是绝症时,她想自己的世界还能有晴天吗?没有。她以为自己一直很坚强,却想不到是那般脆弱。坐在医生办公室的椅子上起不来也没有眼泪。或许上帝知道她早就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

紫烟独自坐在医院的后花园,6月的花园里花团锦簇,姹紫焉红,只见百花争艳,未见落叶片片。但紫烟看到的不是花儿盛开,却是花的衰败、凋落。于是,心中悲起,愁上心头。

这也难怪,她的处境、她的病体,她对未来的忧虑,障了她的眼。她赞花容之美,却叹生命之短。  

此时她心里特别想念的还是将涛,希望他可以陪伴着自己。将涛有一点说的没错,她不可能忘记他,也不可能不想念他,但是想念与不想念有什么意义吗?强忍住即将流下的眼泪,给罗剡拨打了电话让他来接她。

当看到罗剡时紫烟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她哭了,她的哭声令罗剡肝肠欲断,他想安慰她,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能用手在她因痛哭而抽动不停的后背上抚摸着。过了好一阵子,紫烟才慢慢止住了哭声。

  紫烟对罗剡说:“既然上帝愿意收留我,我想天堂应该是快乐的吧!因为我一直在人世间苟且残生。反正我也活够了。”

  罗剡说:“发什么神经,或许是命运在同你开一个黑色的玩笑。你那么善良,那么友爱,那么真诚,上帝不敢要你,坚强点。”

  太多伤痕让紫烟无从忆起,太多委屈让紫烟无从说起。如果说紫烟的人生是血迹斑斑的,但又是幸福的,上帝毕竟还是仁慈的,给了她一双儿女。

  她打算对家人隐瞒病情,想等这个星期四最权威的报告出来再说,不管是什么结果,她想她都必须一个人去接受。

  也就是那天罗剡没有回家一直陪伴着紫烟,她们去了太白山下紫烟家的度假屋。

  每个女人如果愿意委身与某个男人,有这么几种原因:或是真情奉送,或是为了满足生理上的一时好奇,或是为了报复或是为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感动。

 紫烟基本上是归结为最后两种。报复这个世界,报复将涛,报复马键。当然也有对罗剡的感激。所以,她深深体会到一个男人想要征服获得一个女人,根本不用使出吃奶的力气和全部的看家本领,只要瞄准机会,恰到好处地送块热毛巾,递杯温茶。。。。。。往往就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紫烟和罗剡坐长途车来到太白度假屋,一个小时50分钟的车程。下车后紫烟有点晕车,头疼恶心,吐了两次,和衣爬在床上,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罗剡打开饮水机的电源,熟悉房间环境后很快给紫烟倒了一杯热水。

 他把椅子挪到她的床前,坐下说:“你睡一会,坐车也坐累了。”

“那你呢?”

 “我身体好着呢,不用休息,我出去转转,熟悉熟悉周围环境。”

 紫烟突然翻身过来抓住罗剡手说:“罗剡别走,千万别离开我,我不是怕死,我只是不想死,我好留恋这世间的一切,活着可以感受到痛苦,快乐,愤怒,悲伤……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在想当人死后躺在那小小的空间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他楞了:“你在说什么呀?不要胡说。”

她说:“我没有胡说,我真的感觉特别不好,如果我死了,你还会记着我吗?还会记着你给我起的名字吗?

­“永远会记着。相信我老八无论情况有多糟糕,老爷我都会陪伴老八走下去。你懂不懂?听明白了吗?”

­ 紫烟鼻子酸酸的,赶紧将头转到一边,不在说话。

他急了从椅子上起来坐在了床边:“老八你要好好活着,想想你的孩子,她们还小,想想爱你的人,如果你这么不负责任的离开,你知道他们有多痛苦嘛?既是情况真的很糟糕,我会陪你走这段路程的。”

她哭着爬在她的怀里,他搂着她:“我想给你讲个故事,你愿意听吗?”

“愿意”

他讲:“从前有一位死囚,即将被执行死刑。国王对他说,你面前的碗里装着水。你若能端着它绕王宫走一圈而不让碗里的水洒落,我便赐你不死。死囚端起碗,小心翼翼地开始了艰难的行走。王宫周围的道路坑洼不平,四周围观的人群喊声鼎沸。死囚坚持走到了终点,没有让一滴水洒落。国王兑现了他的承诺,并向死囚询问坚持到底的原因。死囚回答:我端着的哪里是水,分明是我的生命!”

    罗剡想让紫烟明白既是在仅仅一线的生机面前,死囚都毅然选择了活着,用加倍的小心,呵护他自己的生命,向死而生。他相信紫烟也可以做到。

    听着死囚的故事,紫烟也几多惊叹,几多感慨。

    那一天,罗剡好像一直都在讲故事,讲死囚的故事,讲自己的故事。

    他们两人一起在太白街道一家餐馆吃午饭时已经下午3点了。晚上又在街道的夜市上吃了烤全羊,6月的太白山夜晚灯火辉煌,游人很多。两人一起散步到太白庙,烧了香,许了个愿。

    紫烟问:“老爷你许了什么愿?”

   “老爷我许了什么愿,不能告诉你,说出来就不灵了。”

    当游客散去的时候,他们也回到了度假小屋。进了门,关上。他问:“老八,老爷睡那里呀?”

    紫烟看了看他有点紧张说:“这么大的房间你自己选择。”这是紫烟第一次和罗剡在外面过夜。能不紧张嘛?

    罗剡好像看出了什么似的:“老八别紧张,老爷我不会做什么的,你身体虚弱,我要对你负责。”

    想起“柳下惠坐怀不乱”的典故,来赞扬男子之美德。相传在一个寒冷的夜晚,柳下惠宿于郭门,有一个没有住处的女子来投宿,柳下惠恐他冻死,叫她坐在怀里,解开外衣把她裹紧,同坐了一夜,并没发生非礼行为。于是柳下惠就被誉为“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

    当今社会很多人都会认为孤男寡­女在一起必须要有什么,但紫烟与罗剡之间就创造了没有什么的一夜。这不正说明了罗剡是个“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吗?

­                    {未完待续}

     冰雨后记:本故事纯属虚构 请不要对号入座 谢绝转载

 

­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