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雨的博客

拨断琴弦歌未完,暗香浮动夜已阑,寒雨乍来心意冷.残灯独照影孤单,

 
 
 

日志

 
 
关于我

在这里写下冰雨生活的点点滴滴,写下对生活的领悟,写下每日的喜乐哀愁.写下对灵魂的触动.写下对朋友的感念.写下对生命,对人生的感悟.写下工作的劳累与艰辛.如果你愿意与冰雨探讨这些,你可以加入评论。让我与你一同感受快乐,分担烦恼

 
 

冰雨原创:回忆是必然的 感激是永远的 (四十七)  

2009-04-03 16:14:50|  分类: 冰雨原创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9月2日至4日这三天看起来平淡琐碎与往日没有任何区别,但只有紫烟自己知道,她的身体发生了微妙变化。

 9月2日早晨8点10分左右,紫烟准备去公司,忽然感到下身不适,于是去卫生间,有血。怎么有血?最近,有多久?她忙得不记得了,总之手术以后内分泌紊乱,她安慰自己:这算什么呢?一边这样安慰自己,一边穿鞋出门,同时也在努力地克制自己的恐慌。

  9月3日,4日肚子还是疼痛,下身还伴着血。紫烟自从经受了魔鬼般的化疗后,疼痛对于她来说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了,她没有惊动家人,心里明白这三天应该就是一种不好的预感。突然感到伤感。心里竟然也有些惶恐。

  9月5日的早晨很快到来。紫烟被暖洋洋的太阳叫醒,拉开窗帘,窗外已是阳光明媚。可惜,她没时间享受这温暖的阳光,她知道她没有时间了。

  她对自己说:我要努力工作才能在将来的某一个时候心无旁骛地完全彻底地享受这明媚的阳光。一边这样劝慰自己,一边走进洗手间,开始洗漱。

  上班经过客厅,紫烟看着客厅里挂着儿子和女儿的照片,大概看了10秒钟也许更长,照片上儿子女儿甜甜的笑,让她感觉疲惫的身体又充满了能量。

  这样持续、专注地看两个孩子的照片,对于紫烟来说已是家常便饭。儿子那浅浅的天真无邪的笑容就是她的强心剂。女儿美丽的笑容就是她的充电器。

  换上鞋子的紫烟再次回头对着照片上的两个孩子说:“妈妈走了,妈妈有了你们还怕什么呢?什么都不怕!在苦妈妈也不怕。妈妈要为你们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来到公司,处理了一些琐碎的事情,公司就是这样,你不来,好像也不会有什么事情,只要你坐在那里,一刻也不得消遣。

   大概在10点左右的时候,紫烟感觉肚子一阵疼痛,坐在办公桌旁,用桌子的棱角顶住肚子,以便减轻一些疼痛,但这次疼痛持续了很长,紫烟的额头因疼痛渗出了很多汗。

   她挣扎着起来倒了一杯白开水,在抽屉里找到以前准备好的止疼镇定药吃了下去。她想疼痛也许一会就能过去,可是这次却过不去了,明显的感觉下身又出了血,想去卫生间,却站不起来。整个人好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虚脱。

  紫烟虚脱的好像一片轻轻地羽毛,轻盈地飘着……飘着……

 身上好像一点也不痛苦了,舒适极了。此时的紫烟处在清醒与半清醒之间,梦中的她浑身充满着激情和活力,兴奋地忙里忙外……。

 梦中的她仿佛又回到了童年,看到了她儿时的同学和伙伴。梦中的同学来了一拨又一拨,小学的、中学的、高中的、大学的……走马灯似的一拨走了又一拨来了……

 他们好像唱着赞歌,又好像在念着悼词为她送行;紫烟仿佛又看到了姜涛,他远远地向她招手、微笑,但她怎么也走不到他跟前……

  究竟是梦里?还是在现实中?她拼命的跑啊,跑啊…….怎么也跑不到他身边……

  紫烟听到将涛焦虑地呼唤着她的名字……

  她想再听清楚点,却又听到了电闪雷鸣、风雨大作……。

  她想寻找将涛的声音,就是找不到从哪里传来的声音,疲惫极了。她不知游走到了什么地方。

  她仿佛又听见了他的呼唤,可这次她一点都走不动了,随着声音的方向她只能伸出自己无力的手,霎那间她的手碰到了一只大而有力的手。似乎这只手就是维系着她与这个世界的唯一希望,松开了,就等于放弃。

  她死死抓住,不敢放手……不能……放手…

  一阵雷声大作,紫烟从昏迷中惊醒。

  醒来时发现自己又躺在了那所熟悉的医院,现实中外面真下着倾盆大雨,天气的变化就是这样前一刻艳阳高照,后一刻却电闪雷鸣。

  马键在床边死死地抓着紫烟的手,还在叫着她的名字。就是他把她叫了回来,就是这有力的手把她拽了回来……

 看到他,紫烟内心被一阵锥刺般的痛楚紧紧地攫住了。她明白自己还是没有战胜自己的心,自己在阴阳两界游走的时候,心里念的还是将涛不是马键。

几滴泪水从紫烟眼角滚落。她对马键只说了一句话:“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马键为她擦去眼角的泪水说:“我们夫妻一场,我能理解你的心,你很想见将涛,你有很多话要给他交代,紫烟我说的对吗?不要再对将涛隐瞒了,还是让他回来看看你吧!”

紫烟无言的摇着头,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紫烟从马键的言语里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来日不多了。

马键想通知将涛回国,并不仅仅是医生说紫烟也就剩下了三个多月的时间,而最重要的一点是紫烟昏迷中不停呼唤的是将涛的名字。

马建明白,紫烟最想见的人是将涛。他不想让她带着遗憾离去。他了解她,她太要强了,她对将涛封锁自己重病的消息,不是不想见将涛,恰恰是她太爱他。

马键想起昏迷中的紫烟拉着他的手,喊的是将涛,心里虽然也难过,但是更多的是感动和嫉妒。嫉妒紫烟对将涛的爱,感动紫烟对将涛的爱之深。他更加明白自己是无法替代将涛的,永远无法替代。

紫烟昏迷中对将涛的呼唤,那才是真爱。很明显紫烟对马键有的不是爱只是感激。有时候可以说是一种依赖,但是那更不是爱,只是亲情,兄妹间的亲情。

我们每个人一生也许会爱上很多人,但是能让你真正爱的却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当灾难来临时候你最想见的,你心中呼唤的那个人。

那么这个人就是你生命中最爱的也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紫烟已经在生生死死沉浮中,几乎体验到了一个人一生所能体验到的一切。天堂和地狱,幸福和悲伤,信心和绝望,坚强和脆弱。。。。。。

而让她体验最深的就是生存和死亡,她发现生存与死亡原来并非是两极,仅仅只有一线之隔,甚至只在转念之间。

 

­                       {未完待续}

冰雨后记:本故事纯属虚构 请不要对号入座 谢绝转载

  

­

­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