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雨的博客

拨断琴弦歌未完,暗香浮动夜已阑,寒雨乍来心意冷.残灯独照影孤单,

 
 
 

日志

 
 
关于我

在这里写下冰雨生活的点点滴滴,写下对生活的领悟,写下每日的喜乐哀愁.写下对灵魂的触动.写下对朋友的感念.写下对生命,对人生的感悟.写下工作的劳累与艰辛.如果你愿意与冰雨探讨这些,你可以加入评论。让我与你一同感受快乐,分担烦恼

 
 

在土楼之间行走,寻觅土楼之母  

2011-07-14 21:59:17|  分类: 冰雨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福建的华安、永定、南靖等地区,残存着2900多座土楼。这些星罗棋布于闽南大地的土楼,它们有的临溪而起,有的依山就势,有的三五成群,有的独踞一隅。

我们先走进的土楼名为“二意楼”,保存比较完好。全楼由一个大门、两个边门出入,中心是个宽广的天井,两侧有两口水井,称为阴阳二井,在冬天,阴井水温较凉,而阳井则较温,到了夏天,又正好相反,阳井冷而阴井热,令人惊奇,百思不得其解。

天井可以晾晒衣服和农作物,也是楼里人们雅集闲聊的热闹场所,这不就是“宜家宜室”吗?

在土楼之间行走,寻觅土楼之母 - 冰雨 - 冰雨的博客

在土楼之间行走,寻觅土楼之母 - 冰雨 - 冰雨的博客

在土楼之间行走,寻觅土楼之母 - 冰雨 - 冰雨的博客

 

在土楼之间行走,寻觅土楼之母 - 冰雨 - 冰雨的博客

 

在土楼之间行走,寻觅土楼之母 - 冰雨 - 冰雨的博客

 

 在土楼之间行走,寻觅土楼之母 - 冰雨 - 冰雨的博客

 在土楼之间行走,寻觅土楼之母 - 冰雨 - 冰雨的博客

        在这 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土楼之间行走,很容易就会产生一个疑问:这么多的土楼,哪一座才是土楼的源头?

或者说,要是追根溯源的话,我们应当去哪里寻觅土楼之母?

 从厦门出发到林后,再上高速从漳州华安出口下高速,往华安方向在汰口处左拐往仙字谭,经过沙建镇再右拐过石桥前往上坪方向直到岱山村,也就寻到了土楼之母--------齐云楼。 

在土楼之间行走,寻觅土楼之母 - 冰雨 - 冰雨的博客

齐云楼建于明万历十八年(一五九O),距今已有600多年,是目前已知始建年代最早的圆形土楼,堪称“楼母”。

证明华安是闽南圆土楼发祥地。

 齐云楼从一楼开始对外开窗,每个房间都有一扇宽阔的石窗,这是土楼里极其罕见的做法。

 最令人稀奇的是,齐云楼除了大门以外,还在橄榄形天井两端呈尖棱的位置,向北开一小门,称“死门”,向南又开一门,叫“生门”。

顾名思义,“死门”就是楼里死人出殡时专用,“生门”则是迎娶媳妇、接生孩子时用的。

两门一生一死,一红一白,绝对不可混用。

这种奇特的现像,在众多土楼里是绝无仅有的。为什么齐云楼会有这种生死门的族规呢?

这里面包含着一段悲壮的历史。


 

在土楼之间行走,寻觅土楼之母 - 冰雨 - 冰雨的博客

 清朝咸丰年间,郭氏家族在齐云楼聚族而居,已有三四百号人丁,十分兴旺。

当太平军打到漳州时,楼里一些尚武的年轻人就去投奔太平军,侍王麾下的来王陆顺德带领一支小分队来到齐云楼,以为据点,屯积粮草。

不久,清军大举反攻,把太平军打出了漳州,来王陆顺德率部退守龙岩。

来王的侍卫长在战斗中负伤,被齐云楼的郭凸、郭好等人救回,藏在楼内养伤。

清军得知这一消息,立即包围了齐云楼。郭姓子弟关闭大门,居高临下,奋力抵抗,清军怎么也无法接近楼下。

双方激战数日,清军总兵罗大春从漳州调来两尊重炮,对准齐云楼猛轰。在墙楼上指挥作战的来王侍卫长中弹殒命,还有几门炮弹落在了天井。

郭姓人家就像炸了蜂窝一样,乱成了一团,郭凸、郭好不得不带领大家分头从南北两侧的小门突围。

本来南侧小门下面是空旷的平地,比较暴露,不易逃跑;而北侧小门朝向后山,比较隐蔽,可以向深山逃命。

然而,把守南边的清军头目刚好姓郭,他不忍心屠杀族亲,就网开一面,放给大家一条生路,而堵住北门的清军头目心狠手辣,见一个杀一个,露头就杀,结果从这门冲出去的人没有一个生还。

这场战事,齐云楼一共死了93个人,都是死在北门的,后来族里就立下生死门的规矩,以纪念这场浩劫。
 岁月流逝,齐云楼日益显得苍老,郭姓人家在十年前陆续搬迁出去,现在楼里一个人也没住,大门和生死门紧闭,只有游客和专家来参观时才打开。

齐云楼和与它遥遥相望的是升平楼、日新楼,这三座同样动工于明朝洪武年间、竣工于明朝万历年间的土楼,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明初三楼。如果说华安是土楼故里的话,那么明初三楼就是土楼之源。

可以说,后来漫布于几百公里范围内的所有土楼,都是明初三楼的子孙,土楼的根在这里,源在这里。

   日新楼院里长满了杂草,有的已有一人多高,风一吹,便哗哗飘响,像是一阵从过去传来的声音,让人有些神思恍惚。

这些土木夯筑的巨大建筑已经破败的很厉害了,处处杂草丛生、满目疮痍。

日新楼,是三座楼里破败的最厉害的一座。

眼前的一幕让我心潮澎湃,不能自以。

从我们立脚的地方放眼望去,方圆十数亩的面积内全部是日新楼的断壁残垣。地上横七竖八胡乱躺着的是雕龙的大理石柱。

  

在土楼之间行走,寻觅土楼之母 - 冰雨 - 冰雨的博客

 

流连在这废墟上,我不禁要想,场面如此巨大的建筑,故人们该是怎样的魄力啊!

想想日新楼的平面结构,这种大院式的土楼毫不逊色于山西的乔家大院。

在江南这么偏僻的地方能有这样的大院落土楼,不说巧夺天工绝对是令人惊叹的极品。

一路走下日新楼,我在想,如果余秋雨大师要是来到这里看到这大院落的日新楼,他会不会再次向古人朝拜,向南“夷”先民朝拜?

穿过村庄,路旁刚在雨水里浸泡过的泥土在夏日的暴晒下散发出阵阵芬芳。

      今天的齐云楼,日新楼,升平楼依然像个睿智的老人,默默地向每一个来访者讲述它所见证的流水般远逝的往事。 
      我觉得古建筑并不是一个标本,她是一个生命,生存了几千年几百年的活生生的生命。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